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满河

若批评不自由,则赞美无意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长平:帮助灾区就是帮助我们自己  

2009-05-12 12:15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:长平

官员去了,记者去了,明星去了,游客去了,志愿者去了……今天的四川地震灾区,一定非常热闹。在我的想象中,它应该更安静一点才好。毕竟,这是周年祭。但是,我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知道灾区人的心理,太热闹了嫌吵,但是太安静了又怕被遗忘。相对而言,后者更加可怕。

何况热闹是可以转换成利益的。用当地人的话来说,地震惨状也是一个重要的旅游资源。所以他们急于建设地震旅游景点,希望外地人的哀悼、观察和体验能够成为一种可持续性的收入。有人坚决反对把九万人丧生的大悲剧当作景点供游览,我的态度倒没有这么决绝,但是我认为这至少要等到死者尸骨已寒,等到人们来到这里更多地感觉到人类的悲剧及警醒,而不是感觉到有人利用灾难和不幸牟利的时候。

有媒体报道说,北川震区附近,有一些儿童依靠贩卖地震照片等纪念品贴补家用。但是,由于各种原因,游客减少了,他们就失业了。这对于心地纯良的外地人来说,真是一个难题:你可以不用带着好奇心去看灾难现场,从而满足了自己的良心,但怎么能够让孩子们因此而饿肚子呢?不过我认为,问题的关键在于,让这些儿童挣这样的钱,本身就是不对的。

那么,我们应该怎样帮助灾区?这一年来,一直有朋友提出这样的问题。事实上,这是一个残缺的问题。要想知道怎么帮助灾区,首先应该知道灾区需要什么样的帮助,也就是说要先了解灾区的现状如何,存在什么问题。从长远看,这需要我们从政府的功能、社会结构、公共财政,以及各种公共服务方面,来思考人的健康发展的问题,并用一套健康的制度来保障公民的这种权利。地震过后这一年来,政府、社会做了很多工作,但上述问题实际才刚刚显现,需要我们不断摸索,并逐步解决。

新闻中比较令人震惊的倒是官员的自杀。我知道基层官员非常辛苦,很多人本身承受着丧亲之痛,同时又肩负着沉重的重建任务。北川县委常委、组织部长最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鼓励北川的干部们在搞好重建的本职工作之外,业余时间也应该打打麻将、唱唱歌、跳跳舞,真正地放松下来。我想,假如舆论能够更多地关爱他们,报道他们面临的问题和心理困境,他们也许能够释放一些悲伤和重负。

在去年的地震报道中,媒体发现了很多令人欣慰的现象。比如社会原来并非像人们焦虑的那样物欲横流,人们的爱心和良知在灾难中显现出巨大的力量。这种力量无疑在帮助灾区度过最初的艰难中,起到了无与伦比的作用。问题是,这一年过去了,我们是否有某种机制让这种力量延续下去?从小的方面说,是让灾区得到持续的关怀和帮助;从大的方面说,是让整个社会焕发生机。

政府也在有意识地抓住机会利用和扶持这种力量,但是北川政府购置豪华车等一系列事件,让灾区政府的形象受到一些损害。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,政府的问题被暴露出来,未必不是好事情。这一方面说明我们的社会更加开放、透明,公民的知情权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尊重,从更积极的角度想,只有暴露问题,才能更好地反省自己,改进工作。

在媒体看来,更重要的是民间的新生力量:社会的“第三部门”也就是非政府组织的觉醒,以及民间慈善的成长。这些力量在这一年时间里发展得怎么样呢?其实这是媒体应该回顾和总结的事情。因为灾区的现状如何,需要什么样的帮助,这些机构传递的情况非常重要。

社会应该在帮助灾区在过程中成长,我们也应该在帮助灾区的过程中进步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帮助灾区就是帮助我们自己。而灾区并不是始终需要被当作灾区来帮助,当它不是灾区的时候,我们还应该做什么?

作为一个四川人,我的确不希望外地人只是因为地震惨状而去四川旅游。我想告诉大家的是,那里本身就有秀美的山水、悠久的文化和独特的民风。同时,当民间社会成长起来之后,四川人对外地人的贡献也会更多地生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6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